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离庚子年五月初五(2020年6月25日)端午节还有:
返回列表 发帖

佛山比麟堂:醒狮圈的“另类”样本

醒狮或许是非遗项目中最贴近民众生活的一项。它是宗祠祭祀仪式中不可缺席的嘉宾,是秋色、北帝诞等民俗节日的常客,它还在诸如工程奠基、项目落成等重大商业活动中亮相。观众以高价请回醒狮“采青”(生菜)供奉于祖先神位牌前,或请一副吉祥对联求平安如意。早期舞狮除有掩护习武及娱乐作用外,另有驱逐疫鬼的意义,如今则多为招吉祥之用。


佛山是南狮的发源地,醒狮团至少 有3000支以上,几乎每个乡镇都有醒狮队伍。据佛山市龙狮协会会长夏志成介绍,基层醒狮团多以自娱自乐为主,而较有实力的醒狮团作商业演出来营生,竞技型的专业醒狮团只有“2.5家”,分别是黄飞鸿醒狮团、佛山比麟堂醒狮团以及“半专业化”的佛山中南醒狮团,而比麟堂更是以一种另类的姿态与佛山龙狮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它由一名香港人回大陆重新组办,总部设在桂城,成员却活跃在深圳、上海、广西等地,执着追求技术上的突破,却少染指商场活动;在不能破坏佛山醒狮圈的游戏规则和利益的前提下,与“盟友”们保持着和睦和友善。


1亿点击率,却与“春晚”擦肩而过

前两天,佛山比麟堂的团友们刚从印尼、马来西亚的狮王争霸赛归来,这次成绩不大如意,由于一号主力队员受伤了,只拿到了第二、第四名的成绩。


佛山比麟堂这支醒狮团有点奇怪,它不被佛山人所熟悉,也不常在佛山地头“蒲头”,但在醒狮江湖圈子却颇有地位,在佛山龙狮协会会长夏志成的讲述中,比麟堂是一支仅排在黄飞鸿醒狮团后一位的专业型团队。


佛山比麟堂的总部,深藏在南海区桂城叠滘村蜿蜒的河涌弯道岸上,这里激荡的河涌水已经在龙舟赛事后归于平静,黑色的淤泥从深涌底下再次翻涌上来,变成“墨汁水”。旧址只是一个不到20平米的储藏室,器材被安放在宗祠里。比麟堂的旧址原是一个私塾,在1920年代发展为醒狮团。在岁月动荡的时期,醒狮活动被冰封,上世纪40年代移居香港的乡民设立“禅港比麟体育会”,这个名号才得以延承。


2012年底,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与美国国家地理频道联合制作高清系列片《中华文化之旅》,这支国际化的团队要拍摄一辑传统南狮团体,最终选择的是叠滘村落的比麟堂,至此,这支醒狮团,才开始为众多佛山市民知晓。


不过事实上,早在2009年跟湖南卫视“快乐男生”节目第一次合作后,佛山比麟堂就频繁地出现在热播的电视节目当中,其中包括浙江卫视的“梦想秀”,安徽卫视“势不可挡”等,其中佛山比麟堂差点就上了中央电视台201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


对于这个过程,佛山比麟堂的会长钟道仁最熟悉,因为他就是其中的策划者。他介绍,2012年上的节目最多:分别是中央三台两次、中央7台三次,在浙江卫视、湖南卫视、湖北卫视、安徽卫视等都有节目。最让他骄傲的,当属2011年10、11月参加《我要上春晚》节目的成绩,当时,视频在网上赢得了“400万票数,点记录超1亿,第二名是几十万,我们刷新了纪录”。但是遗憾的是,原本铁定能上2012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监制让钟道仁年廿八过去,但后来“被总导演哈文推翻了,她说表演的难度太高,危险性太大,器材太重”。


重整比麟堂,钟道仁每年100万苦“撑”



钟道仁是一名香港人。他年过半百,但跟其他香港人一样,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正是他,在2009年“回归”佛山,重整佛山比麟堂。


钟道仁自述自己文化不高,小学六年级就辍学到酒楼当学徒,8岁学习舞狮,醒狮表演在贫困的童年给予他很多快乐,他的师公何财,正是1920年代佛山比麟堂的学生,后来移居香港,跟师叔伯合办了“禅港比麟堂”传承南狮文化。步入壮年后,钟道仁任“禅港比麟堂”的会长,老一辈师叔伯“回归”佛山重整狮团的愿望,自然落在他的身上。


2008年,正值香港“禅港比麟堂”成立55周年,协会第一次邀来佛山的前辈相聚。2009年,钟道仁率队第一次回来佛山,寻根问祖。2009年底,时值佛山比麟堂195周年会庆,佛山比麟总会重新挂牌,宴开200席。


钟道仁开始招学生,但他很快发现,珠三角的孩子太娇气了,家长根本不让孩子吃这个苦,顶多也只能作为兴趣爱好,而他的抱负是,一定要培养出“职业化的水准”。后来,他找到了广西藤县的一个本土舞狮团,通过加薪让他们加盟比麟堂。


这个本土舞狮团有两名勇将,叫邓静安、邓彬光,兄弟俩凭借对醒狮的天赋和热爱,竟在印尼的国际性比赛中多次获得冠军,破了过去十届赛事的纪录。两兄弟有一个绝招,就是两人从四五米高的桩上,三百六十度空中旋转落地。


钟道仁将他们请过来,安排在深圳一桩三层楼的训练基地,基地共有十几二十人,各自有分工,每天由教练督队训练。借助邓静安哥俩的硬功底和绝招,佛山比麟堂在众多赛事和综艺节目中表现出彩,很快就蜚声醒狮界。


频繁地上综艺节目的初衷,只是为了筹措几万元的“水脚费”。钟道仁苦笑说,上“梦想秀”就是想挣赴马来西亚比赛的5万元路费。他坦言,民间醒狮团完全靠自力更生,过得很艰难。


有人提议他多接商业表演,他一开始感到抗拒,“商演在一定程度上会阻止专业化”。近乎固执的坚持,在醒狮团“无底洞”似的开销中变得无力。这位在香港做物流生意的老板说,他做好了心理准备,每年花费100万元“撑”起比麟堂,这其中包括团员的工资、基地的租金、出国路费、以及相关的庆典宴席等。事实证明,“这个数目挺准的”,但是“我只能这样撑七八年,以后能不能走下去,不知道”。


2013年间,由于租金的问题,深圳比麟堂多次搬迁,现在借租在广州的一名老朋友那里。其间,比麟堂在广西、上海设立分队,但为了缓解经济压力,这些分队需要靠商业演出来补贴工资。


“佛山已有黄飞鸿,我不能去占人家地盘”



钟道仁对南狮专业化有自己的追求,他认为,中国体育总局曾设计过龙狮竞技赛,限在规定时间做完动作,上台、采青、跑圈等,完全是比速度,但一旦是这样的,“文化内涵就消失了,舞狮变成了竞技,完成沦为道具了。”所以表演规范,并不被他所看重,这也让他在不少赛事中吃了亏。


在省外一次赛事中,他认为自己队员的难度系数上明显超过其他任何一队的,结果被指不够规范而扣分,“我们可以提出挑战,我们做四个动作,你能做出一个,我甘拜下风,你做四个动作,我不能完成四个的话,我也甘拜下风”,但是这种设想并不在赛制里头。


尽管比麟堂的名声已经打响,却少有在佛山地头活动。当被问及比麟堂突然重整,对当地醒狮团体会不会带来冲击时,钟道仁委婉地说,“佛山已经有黄飞鸿,是一哥,还有很多前辈,我不可能去触碰他们的利益”。钟道仁所说的利益,指的既是荣誉,还有实际的经济利益。也因为这个原因,钟道仁将比麟堂总部设在佛山,而训练基地却在深圳、上海、广西等地。


在现实交往中,钟道仁倒很愿意跟佛山的盟友交流、切磋,相互捧场助兴,低调、懂得不争的性格,让他在佛山醒狮圈人缘不错。


在钟看来,只要是“比麟堂”的名号,基地设在哪里并不重要,代表哪个省份、城市去比赛也不重要,他更希望南狮文化要让全国人民知道和认可,而目前最大的困难是,“这个圈子团不团结?公不公正?”


(文/南方都市报)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论坛开设目的:推广叠滘特色龙船文化;提供一个分享交流平台。
定位:
以民间视角发展龙船文化

龙狮精神   威猛过人

TOP

难得有心坚持落去。。顶一个。

TOP

在叠滘日后会不会训练出舞狮高手

TOP

返回列表